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主题演讲摘要

中国对世界的一项贡献。针灸是一个古老的医学,大概是3000年之前在中国出现的,但是针灸研究在过去30年有非常大的增长,如果你去看一下这个的话还有发展论文数量,1970年之前,针刺麻醉方面的文献,在此之后有非常大原因的增加,第一个是麻醉手术,我们叫做针刺麻醉,尼克松访华,在过去的几年当中针灸有非常大的增长,ICI的期刊有相当多的文献,很多是来自中国的协会,政府的支持,接下来会发现非常大的改变,上世纪末的时候,也就是说因为在美国,当时有关针灸的听证会,1997年的时候开始,那个时我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次会议,我们当时也做了演讲,有关针灸的演讲,我当时展示了一些证据,针刺可以带来其他一些麻醉的药物相同的效果,在此之后,是有什么样的发展呢,美国,开始对针灸的研究带来了很多的资金的支持,你就可以看到有关针灸的文献,在过去几年有增加很多。1960年我开始承担针刺麻醉的国家任务,是由当时的卫生部牵头的,是我第一个文献,当时我在美国找到了这张幻灯片,当把针刺放在合谷,3分钟后人的疼痛有非常大的增加,1分钟,2分钟欧非常大的改变,还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这是非常缓慢的流程,在三四分钟之内会有非常大的麻醉效果,告诉我们一个问题,为什么是三四分钟之后有一些巨大的改变,在针灸的过程当中,可以去抑制疼痛的感觉,可能会有一些神经原,作出抑制的作用。我们使用了小兔,,家兔脑脊液交叉灌流实验,我们注入到兔子的头部,发现了液体通过兔子的头部,发现了当你对兔子头部进行刺激的话,就会发现疼痛的欲值有非常大的改变,是增加了,我们怎样衡量疼痛的欲值,可以衡量一下光的躲避,如果是非常疼痛的话,对这个就直接躲开了,如果对兔子进行针灸的话会发现疼痛有非常大的改变,如果把脑脊液灌到兔子身体当中的话,和没有注入脑脊液的兔子有非常大的不同。所以说我们就发现了针刺有一种镇痛的化学原理。然后我们是怎么做的呢,因为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有一位英国的专家发现了猪的头脑当中,有一种脑啡肽,会释放,会带来能量的影响,我们发现频率比较低,如果真刺进去之后,和电子机械连在一起,如果是2赫兹的话会发现脑啡肽有非常大的增加。如果是100赫兹的话,会有强啡肽的释放。还有一种更加强的啡肽,这种情况下会发现啡肽的释放有所增加,我们现在了解到应该怎么增加大脑当中啡肽的释放。针灸会增加脑啡肽的啡肽,开始的时候使用手捻针,现在是电针线,经皮电刺激可以替换针。这是我们技术的改变。韩氏仪,韩氏学位神经刺激仪,可以用它通过皮肤来刺激,非常有效,现在有不同的HANS,2导,6导,12导。

这个电针仪将会成为ISO国际标准,当时参与了一个国际标准大会,现在如果使用这种电针仪的话,如果是啡肽释放是2赫兹,DYN是100赫兹,我们发现低频率和高频率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我们了解到如果使用2赫兹来刺激下丘脑,然后再传输到脊髓背角,现在我们知道了如果说用于外科手术的时候,可以用针灸术前30分,可以消除患者手术后的疼痛,也可以在手术之后进行针灸,也可以降低相关术后的呕吐和疼痛,达到50%。如果用电针治疗慢性疼痛的话,看到有不同的慢性疼痛,关节痛等,关节痛是100合赫兹,如果是神经病理性痛应该选择2赫兹,如果是脊柱损伤引起的肌肉痉挛应该用100赫兹,需要不同的频率,这样才能保证最佳的治疗效果。

(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韩济生主题在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院士医学论坛的演讲整理的部分内容,未经本人确认,如需了解全部内容和演讲PPT,可以发邮件到:npls@nobelsummit.com)

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

举办时间:2014年3月23日-24日

举办地点:中国·北京

电 话: 010-57287366
传 真: 010-65206617
邮 箱: npls@nobelsummi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