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主题演讲摘要

首先感谢组委会邀请我参加会议,特别是邀请我本人来到这里。接下来我会跟大家讲一讲药品是否应该申请专利,你们会看到我们的回答是,不。

我建议药品不应该申请专利,这是比较有争议的观点,也许这个时候我并不是非常清醒,也许这个回答可以让大家清醒一些。有一观点专利被认为是发明者投资重要的保护,证明是非常简单的,如果我想要发明一个制剂,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各金钱,可以理解发明者非常希望通过此次投入获取回报。另外一种方式是我可以等一等看,是否有其他的仿制品,我的利润可能会带来降低,这样的好处是可以避免重复的投资,如果我是这样做的话,我可能决定不会去发明捕鼠器了,这对生活两说可能不是非常好的事情,社会可能失去了一件有用的发明,这个时候专利就派上用场了,专利就是使发明者拥有出售体现基本思路的产品专有权,这样别人不可以仿制你的产品,发明者有成为该产品的独占者。经济学家可能觉得垄断是一种不好的事情,但事实上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有一种好处就是可以保护专利发明者不受到产品的侵害,可以使投资者能够做一些专利的活动,这就是为什么就会有更好的捕鼠器了。

我之前给大家讲的故事是对于专利的背后的逻辑,但是,有一些非常欧意思的行业,在以前对专业的保护是非常弱的,比如说半导体行业,软件行业,但是这些行业是非常有创新性的,并不是对标准理论的反驳,这并一定是对标准理论的反驳,只会带来更多的创新,然而软件产品的自然石印结果却与上述辩驳相左,有一些行业在过去有一个试验,20世纪80年代的法院判决使对软件保护变为可能。这个时候人们申请专利的数量激增,90年代法院决定让软件保护成为可能之后,专利申请数量有激增,大概是一年几百个左右增长到一年几万个。但在创新的投入上并未出现相应的增长,有很多的软件的创新,根据理论的话,我们应该有很多的创新活动,但是创新并没有相应的增长。每个软件所相关的创新活动事实上减少了,同样的试验也在意大利进行,比如在意大利的情况下,一直到最近,应该说对医药公司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专利为什么对他们非常重要,因为药品打入市场需要巨大的投入,而且要面对仿制药带来巨大的挑战,否则的话投资者可能不想进行这方面的投资。当然了还有模仿带来的一些危险。

意大利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申请专利的法律,在1978年之前医药专利是被禁止的,没有任何关于医药的专利。这并不是说会造成意大利的医药产业的致命性的打击,事实上意大利是世界上第五大药物的生产国,而且药行业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后来呢,法律是做了改变,在1978年的时候,意大利最高法院强制的进行了药物的申请,看起来通过了药物的申请,对医药产业并没有对创新和规模方面太大的帮助。当然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有一些人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就是换句话说,是不是专利的标准认证是存在缺陷的,我在这里建议,确实是有一些缺陷的,这是基于我和之前软件的开发人员,Bessen合作得出的结论。但是那个我们的软件的研究并不是说专门针对这个医药产业的,但是从我们的研究过程中还是感觉对医药类是同样适用的,我的答案是有缺陷的,但是我们现在不太肯定。标准逻辑是经常采纳的逻辑的说法,基本上是正确的,我们看一下,在行业上来讲,创新是具有连续性的,并不是说每个创新都是独立的,而是说创新是基于前一个创新的基础之上的。每一个创新都是比之前的创新有一些更小的新的发现,这样积累起来才促进了更大的变革。研究工作是互相补充的,在我们进行研究的时候,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不的见解,如果每一个人都研究疫苗的话,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这样的话,会发现一些新疫苗的可能性加大,为什么刚才提到了创新的连续性和互补性和关注标准的专利是背道而驰的,因为这个创新是具有连续性的,我把专利是申请了,在我的发明,我申请了专利,这样的话,对于其他的人就很难使用我之前发明的知识进行进一步的创新,因为我把你排除在外了............

(根据诺贝尔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在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院士医学论坛的演讲整理的部分内容,未经本人确认,如需了解全部内容和演讲PPT,可以发邮件到:npls@nobelsummit.com)

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

举办时间:2014年3月23日-24日

举办地点:中国·北京

电 话: 010-57287366
传 真: 010-65206617
邮 箱: npls@nobelsummi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