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主题演讲摘要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非常荣幸在这里做这样一个演讲,我想跟大家谈一谈如何来使用中药汤剂治疗新型甲流。

09年的时候,在座的绝大多数的同事还是中国人,我在这里还是会用中文来进行演讲。中医治疗呼吸系统疾病,新型甲流的研究,尽可能是现代科学承认的方法来评价这样一个中药传统疗法的疗效,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


 

流感是严重危害人群健康的最重要的疾病之一,18年的,57年的,68年的,等等一系列的流感,包括现在的禽流感都是对人类健康构成重大威胁的一个问题。而在09年出现的HN1新型的流感,大家记得很清楚,在世界上造成了人类健康极大的威胁,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的状况,回忆一下09年的时候,3月份墨西哥北美开始起,以后迅速向全球传播,6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全球流感大流行,警戒等级为最高级,6级,多个国家宣布进出了卫生的紧急状态,当时对流感,人类处于高度警觉的状态。中国的情况从5月11日第一例输入性病例船如开始,迅速的流感的病例在增多,当时形势是极为紧迫的,而且我们看到了在中国的情况下,当时中国的达菲,奥斯他韦的存储量只够几百万人的使用,基于这个情况如何真正的有效的挖掘出一些有效的治疗方法,包括治疗药物,这是当时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和突出的问题。达菲供应不足的问题,而且达菲广泛使用很容易出现耐药性,这是突出的问题,如何寻找有效的,又价廉的药物,当时是摆在我们面前紧迫问题。中医药在过去传统的几千年中被认为对流感是有效的,对中医的温病是有效的,到底有没有效是一个问题,于是我们需要用一些科学的方法来验证它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我们回顾一下,以往有一些并不是设计上,称不上十分完善的,可以借鉴研究,评价了重要的,应该说有一定效果的。而在我们看到中医直来温病方面的方子是有的,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组方的有效性,通过了严格的设计和中西医专家的联合论证,设计之过,我们开始了这样的研究。这个研究的创新性方面,世界上对奥斯他韦对流感是有效的。我们在中药的评价上,特别是以传统的中药方剂,有效性是尤其困难的,我们抓住了一个特点,同一个病毒引起的,同病,中医都是诊候是一样的,方剂是同样的,剂量上可以看到尽量的避开个体的加减化,四动是进行的条件。当时很重要的是如果说按照当初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HN1都要用达菲的话,只能设两组,奥斯他韦组和奥斯他韦加中药组,由于6月份我们看多了在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允许对于轻症的甲流的患者,可以不使用达菲了,对于中药微弱的差别,设一个空白对照组,单纯中药组,进行信息的对比是非常有帮助的。有四组设计,RCT方面可以看到,在这个研究里面是否有困难,我们发现了是有难度的,如果要双盲设计的话,特别是中药汤剂,很难找到安慰剂,类和味完全相同,这点很困难。但是如果我们换成颗粒剂,汤剂和颗粒之进的有效性是难以比较的,我们限于难于走进双盲目比较,只能是开放的试验,但是开放的试验,就必须设计一个最简单的指标,就是说非双盲的情况下,也是无可置疑的评价的指标,这样来评价疗效。我们选择了体温,因为体温是非常容易观察的,开放试验来说,用体温来评价的话,是一个简便易行,而且可靠的指标。如果说我们在可信性上没有问题的话,体温是完全可以这样进行的,这点是很重要的设计,四组的,包括空白对照组和单纯对照组,经典的达菲组和达菲加中药组进行设计,分成四组进行RCT的研究,在网站上进行了严格的注册,符合国际上通行的RCT的比照研究。十家单位参与了研究,研究结果首先投了新西兰杂志,被拒稿,原因是我们可以预期不是双盲的,麻黄的毒性比较大,主要的依据是中药制剂不选择单方,活性成分是什么,这个在中药研究中是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有效单剂是什么?再投BMJ还是这个问题,不是双盲研究,怀疑本身的所谓的麻黄的副作用,认为是类似的问题,这个强度已经减少很多了,我们经过对前述的说明,为什么不是双盲的,难以达到,我们只是简单的指标,体温来评价即便不是双盲,开放的试验也能够得出明确的结论。我们说麻黄是符合中国的药典的,法律上是符合的,麻黄的用量是远小于可以产生毒副作用量的,从观察上也没有看到麻黄的问题。回答这一系列的问题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文章确实能够证实汤剂的效果。他们了解的关键问题是这样的,集中的问题是中药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有效成分,或者是化学单体,这个问题对于在我们中医药向国际上投稿的时候,会最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我们回答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词汇汽车理论,我们反问审稿者,如果要问这个问题的话,是不同的思维方法,比如要问汽车具有运输的功能,什么是汽车具有运输功能的有效成分呢,是发动机里的汽油,还是轮胎上的橡胶,还是车身的钢铁,都没有,如果只有组合在一块的时候,这个汽车有运输的能力。这是组合的理论,中医就是君臣着实,或许有这样的化学单体,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点是我们很重要的说明,使得在思维方法上取得了这样的理解。而且双盲对照问题已经讲了,这样用于最简单的体温的问题,而且客观上很难采用所谓的双盲的方法,麻黄的毒副作用没有见到,为什么要限于轻症病例,为了设出空白对照组和可以单用中药的一组,能够比较明确的观察到中药的疗效。通过一系列的回答,这篇文章通过了这个审稿,发表在国际上内科学最著名的内科学年鉴上。看到的结果是四组患者,用药前是同质的,可比的,时间上,对照组是26个小时,而达菲组降到20小时,中药组降到16小时,达菲加中药组降到15小时,三个治疗组,达菲,中药加达菲,都显著的缩短了发热的时间,中药加达菲组,这样比起单纯的达菲组,似乎更有降低发热时间的趋势,得出了这样的关于RCT的结论。安全性方面,四组对比没有显著性差别,治疗费用方面,达菲组每天花费是276元人民币,中药组仅80元这是有效性,安全性,药物经济学的评价。这个方法出来之后是国际医学界对这个事情的认同,这里面来看中药疗效,由此可以确认对新甲流用中药是有效的......

(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王辰在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院士医学论坛的演讲整理的部分内容,未经本人确认,如需了解全部内容和演讲PPT,可以发邮件到:npls@nobelsummit.com)

2014·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

举办时间:2014年3月23日-24日

举办地点:中国·北京

电 话: 010-57287366
传 真: 010-65206617
邮 箱: npls@nobelsummit.com